对有的人来,异乡是陌生的地方,如果有可能就要匆匆地去,快快地回。因为他们的脚踪从来被故乡的泥土与饭菜锁定,在异乡,那种不舒适让自己难以安睡,也难以停顿。对我来说,异乡有不一样的风味,不一定的色彩,不一样的谈吐,不一样的眼光,那里的新鲜对我的吸引超过水土不服,而常常的,我愿意让我的故习被异乡的差异释放。

       对有的人来说,异乡是不安全的地方,那些陌生的面孔后面可能有抢劫、侵害或者不测的诡异,可能的话,有人宁愿躲在异乡的客房,不去街头游荡。而在我异乡的街道、老房、商店、菜场,那些攒动的人头和对我好奇的目光,就让我愿意在他们中间转悠和想象。如果可能就多给异乡人一点微笑,那几乎没有啥成本或者有啥大的损失。

       对有的人来说,异乡几乎就是一种感伤,思念家乡与亲友,因为不能与熟悉的人事在一起而彷徨。对我来说,我知道多去一处异乡,我与故人就多了一份特别的分享,多一个时候的分隔就多一份再见时候的热肠。何况今天有了微博与微信,只要我愿意,我几乎可以把自己所在的异乡连接去遥远的故乡。

       在我的内心深处,我不满足于自己的老家还有已经来过的地方,我愿意眼见更多的景色与风土,那些遥远的故事对我很有吸引力,甚至成为我持续的梦想,在身在故土的时候就特别向往那些我还没去过的地方,而在去了以后我的心境就变得平复柔漾,我把异乡的风土人情收在我的文章有我的心间,我自己就变得更加宽阔与开放。渐渐地我知道自己容得下更大的世界,而且世界也对我敞开着胸膛,而在我脚踪走过的地方,他们开始变成了有我印记的故乡。

       甚至成为我们故乡的地方是因为偶然,而更多偶然可以造就我们更多的故乡,所以故乡就在我们的脚下,我们能跨出去多大,我们就有多少故乡。所以异乡是成为故乡前的地方,故乡是我们脚步走过的地方,如果那样,我们所缺的只有一样,那就是远远近近的走动与闯荡。其实也只有在异乡,故乡才让我们更思念,而因为故乡异乡才显现出不一样。当代的人们,我们需要不只一个故乡,而且我们不应该惧怕异乡,要更有穿越的能量去穿过异乡。

       我在异乡写下这篇文章,寄去我的故乡,在我的故乡很多人还是重土轻迁,我自己挪动一点脚步反复思量。异乡在我的脚步间丈量,故乡在我的思念中芬芳。